请你不要再纠缠我了

豆MM:

首先非常感谢这多么年来,你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。算起来,应该不止10年了吧,10年的时间,无论是在我高兴还是难过,悲恸或是惊喜时,你始终坚定不移,伴随着我。不过你跟着我真的是没有前途,你看别人,小孩都上学会打酱油了,而我什么也不能给你。论相貌呢,我不帅诶,不白不净,根本彰显不出你的美丽和气质;论财呢,我身无长物诶,连个几十块钱的洗面奶我都时用时不用,根本不会买什么欧莱雅,黑曜石这样的高级产品来给你享用。论温柔体贴呢,我更不会诶,瞧你每次来看我的时候,我就生气,还常常将你搞得头破血流。我真的不知道我有什么好的。值得你这样喜欢。为了你我的前途着想,我想该是到了我下决定的时候了。如果再继续下去,对于你我,都没有什么好处,曾几何时,你也那么的可爱,白里透红,红中泛白。而如今,仿佛像经历了无限沧桑的老人的脸,凹凸不平,随便一瞟,里面的黑色清晰可辨;而我同样也失去我的青春。古人云,昨日种种昨日死,今日种种今日生。我终于下定决心,要和你来个彻底了断。如果你真喜欢我的话,也请你放开你。放手又何尝不是一种爱呢。你说是吧,你知道吗?为了能远离你,我忍受了多大的痛苦吗?不过即使再痛苦,再艰难,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回头的。所以就算我求你,请你离开我吧!!什么,你不想?我的容忍可是有限度的。你真的不走?我就算涵养再好,也会有爆发的一天的。再不走,我可就要骂了。那好吧,既然你不走,那么就别怪我了:你他妈的该死的痘痘,快给老子滚蛋!滚得越远越好,再也不要出现在我脸前,不然,来一个,灭一个,来一双,杀一双,再来,我诛你九族!

惊声尖叫七之办公室

下午上班的时刻早已经过去了,办公室里,大家都在忙碌着。忙了一会,遇到一个问题,不得不打开code.google,虽然google.cn server搬到HK之后,大陆政府还是没有解除对Google的屏蔽。经过了一道道的wall,code.google.com/youtube/2.0终于显山显水了。 虽然只是一些meta-data及title,不过总比404要好。我就在那等啊等啊,等得我的心儿都快碎了。正伤心着呢…
突然听到有人在我身后喊我。此时我的心可是真正的碎了…
犹如火山喷发,一个“啊”字从我心脏中央,以350km/h的速度向上极速飞出。伴随着一股强大的拉力,将我从座位上拉起。键盘的抽屉受到膝盖强力的撞击,发出锐利的“咣当”般的金属乐音,把我的100db的呼喊完全淹没。也幸好有这个撞击,不然。还不得引来多少目光的扫射。

梦魇六之狗头人

早晨醒来,没听到闹钟,手机太远,也没看几点钟,反正铃声不响,就不起床。感觉被子又要掉地上了,随手往里一扯,向右翻转90度,接着睡。不一会儿,感觉被子里有什么东西,从我脚跟钻啊钻,一直钻到我脸旁边。睁开眼一看,我的天啊,这是什么东西,只看到半边脸,有眼睛,有嘴巴,就是没鼻子,像只狗头。吓了一跳,赶紧闭眼。还没回过神来呢,觉得有什么东西压我身上,透不过气来,除了眼珠和右手三根手指能动之外,身体其它部分都动弹不了。

又是传说中的鬼上身了。反倒不害怕了。我还真怕是什么妖怪或是哪跑来的小动物呢。再次睁开眼,看见那怪物的眼角竟然有明显的皱纹。我了个去。我感觉右手上好像有什么棒子,难不成是鬼物?快窒息了,小命要紧,还好我手指甲长,赶紧掐一下。没有想到,那怪物竟然用什么东西,像是爪子回刺了一下。手腕疼死了。好吧,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。我不再反抗。突然那种窒息感瞬间不见。我坐起来,啥也没有。手机铃声还没有响,思前想后,不明白。就这样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。

两次修锁的经历

一、

前一次修锁大约是在八个月前,那天晚上加班到很晚。放在外面的电瓶车被保安弄到里面来了。正待赶紧回去睡个好觉呢。却发现龙头竟然打不开,结果是走回去的。。。悲催啊。待到周末,先去找了个店,说明了一下情况,说是锁坏了,要换一个,要收我60块,TMD,真黑,还要我自己把车弄过去。没有办法,自己借了个螺丝刀,打开前盖,太简单了,锁龙头就是一根简单的铁栓而已嘛,估计是保安强行搬车导致钳片张开卡住了。找块大石+螺丝刀,强行把钳片挤进去。一切OK。

二、

上周二,骑到某十字路口,等绿灯。无聊,手抽筋,拧开关玩。锁上了竟然打不开。我才玩两次而已。太悲剧了吧,更悲剧的这次也锁龙头了。庆幸的是,不是正锁,是反锁。不然压根推不了。不过麻烦还是不少,推一小段,又得倒回去,再向前推。推了几百米,终于看到一家维修店。店主说锁芯坏了,收我30块给我换个,如果到别处去,得花45块,现在零件都涨等等…我真想说,你咋不去抢哩。摆明了坐地起价呀。我不理他。刚好他要给别的人修车。我自己找个螺丝刀,把锁打开。刚打开,里面就掉出来一个奇特的小部件。反正不管了,该倒的都倒出来。拧一拧,终于可以拧动了,再把线接上,竟然可以点火。老板又问我换不换。哥这次毫不犹豫地回答,不换!虽然龙头锁不住,锁转向都怪怪的,开与关都没规律,但是毕竟可以骑着走了。

到了周末,研究了一下锁的机械原理,再把上次掉出来的小部件都装上去。调了不少时间。终于全部搞定。经过这几天的试行,完全没问题哈。

想到前不久的手机,也是自己捣鼓修好的。其实这里边也没啥。一些机械原理都很简单,花点时间研究一下就清楚了。不需要受JS的忽悠,更不必浪费白花花的银子。在这个物价飞涨的时代,凭啥啥都涨啊!

这个城市再一次泡在了水中

今天下午,听到好几声巨雷响,还以为某地爆炸呢,也没有去窗外看看外面的雨有多大。电梯里听到有人讨论,哪里能走哪里不能走,也并未在意,在地下室。积水有好几厘米,踮着脚跟走,才没让鞋子弄湿,也不怎么放在心上。过了芦席营,积水足有一尺深,不得已,只好脱掉鞋子了。到南京站,黄家圩路已经封了。那没办法,只好绕点路了,到了新庄立交,积水已经漫过轮子了。听人说,前面已经到腰了。整个交通几乎瘫痪,机动车道的汽车根本动不了,公交车的门也打开了,司机也不见。下了立交,看到一片泛黄齐腰的污水,真是欲哭无泪啊,却也不乏拿着相机或手机饶有兴致拍照的。不过,绕着钟山脚下,终于回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