连环梦之因果

我发现前面有一座墓,墓地被破坏得很厉害,不过从残碑断垣来看,此墓造得应该很有气派,想必主人生前定是大富大贵之人,所有才会被人所盗。我注意到地上有两个遗落的铜币,想必是盗贼所遗留,土壤是新掘的,有一盗洞斜着钻入地下,想是近期所盗,正待进去查探一番,却听见西边有人走动,赶紧躲入一块断碑后面,却见远处有人一队人马,抗着锄头,拎着铁锹,浩浩荡荡向墓地进发。想来就是这伙盗贼了,我赶紧避开了。

快到马镇,迎面走来一道士,挡住去路,对我上下打量,我暗想此道士好生无礼,正要吪之,却听道士问道:

居士从何而来?
从风城而来,敢问道长何事?
哦,想必居士路过万灵谷了,可曾见一墓地?
我想了想,道长所指的莫非是那处被盗的古墓么?
呀!贫道终是来迟一步,居士可曾拾得墓中之物?
我拿出那两块铜币:于断垣处拾得铜币两枚。
道士瞧见,叹道:可惜!可惜!
居士有所不知,此墓所葬之人,生前乃负冤屈死,临终之前,发誓做鬼亦当报之于世人,吾师心念苍生,乃以九宫八卦之阵封之。万灵谷本为邪魔之地,常人白天亦不敢经过,未料竟有人盗墓。贫道瞧见居士印堂发黑,想是已沾邪气,故冒昧一问,原来居士果真从万灵谷而来~
我一听,赶紧的把铜币扔了,颤声道:道长可有法化解?
可惜!可惜!想那怨鬼,非是贫道一人所能对付,想吾师在日,也只封印而已,贫道本是遵吾师遗嘱往万灵谷于十年之期,再次封印,未曾想已然迟了。居士之忧,恕贫道无能为力,望居士好自为之,或有贵人相助,当解此厄。

我于是惊醒了,回想梦中,好像煞有介事,这该不会是啥凶兆吧?平时未曾做得亏心事,且又非是我掘的墓,不致于怨鬼缠着我吧?这梦到底是凶是吉,明天赶紧百度一下周公解梦。想来想去,天快亮了,才又迷迷糊糊地睡去。

我走在街上,路过县衙,瞧见许多人围在堂前,我挤进去一瞧,却是衙门贴出的告示,写着某地墓地被盗,发出尸首一具,望有知情者领之安葬。

只闻人人议论纷纷,这多半是无主之坟了,近来灾荒连年,民不聊生,匪盗横行,有钱之人都迁往他处,留下的都是贫苦之人,哪里有闲钱去管这档子破事。我想着赶路要紧,于是挣着出来,望城门而去。

街边遇一落魄之人,向我问道:XX,能不能借我一块钱?我一听要向我借钱,想着为何无缘无故向我借钱?这多半是借为说辞,乞讨为真了。我翻了翻口袋,掏出三块大洋两角小洋,一并给了他。他却不曾道歉,径往衙门而去。铺前一老者向我说道,客官可曾知道,他向你借钱所为何事?我正疑惑,答曰不知。老者说道,客官可曾记得荒野谢氏之墓?自古以来,有因必有果,有果必有因,愿客官前途珍重。我想了想,哦,是了,原来这荒野之尸,竟是万灵谢氏。想当初,我曾从墓地拾得铜钱二枚。。。

不一会儿,却见衙门处人群让开,有人抬着席出来,为首的正是向我借钱之人,听得衙役啐道,便宜了你这厮,要不是看你穷酸之人,才不让两角钱就抬走了。那人又从寿材铺花两块大洋选了一副上好的寿材,又花了一块雇了些人,买了些纸烛,抬往城外处去了。只是不知此人与死者什么关系,别人告诉我,此浪汉,也不知是从哪而来,也未曾有亲人同伴。在此镇上已有月余。我再想想那老者的话,便问,那浪者欲将尸骨葬于何处?,当然是原址啦。听说那地方邪得紧,要不是出一块大洋,才没有愿意去哩~。

我还想再问多一些,却听见熟悉的闹钟声传来,原来这是一个梦,而且是连续着半夜的那个梦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