残梦琐言之逃婚记

我走进她家,却一个人也没有,我穿过厅堂到了后院,仍是不见一个人,我正要上楼,却看见她父母进来,此时的我,很是惊慌:为什么我事前不通报一声呢,这样冒然“闯”进来,真是太失礼了,该不会被误认为是小偷吧?幸好手上提着一袋水果,便顺口说道:“阿姨,这是送您的水果”

此后的交谈,他们口若悬河,我感觉他们仿佛是在放一部电影,画面中呈现的便是他们心爱的宝贝女儿,从小到大,怎么怎么样。其实我来的目的是想要取消我父母跟他们所订的婚约,不知怎地,却没插上话,最后他们表示,那婚礼便定在XX日吧。我竟然莫名其妙的答应了。
待 到婚礼那天,花轿及礼仪队已经快到了,原来应该是高兴的我,却怎么也不高兴不起来,相反,却有种莫名的不安与烦躁,难道我的这一生就这样被安排了吗?虽然之前反抗过很多次,却无济于事,我本想,好吧,那么就将从了吧。可是,在最后一刻,我仿佛听到内心的另一个自己在喊道:不要听他们的,你要走你自己路。在家人的促使下,我恍恍忽忽地走到了桥边,轿子停下来了,新娘从里边走了出来,从提包中掏出一个红包,走上前递到我跟前,说:这是给你的见面礼。

别人都说新娘在结婚的那天是最美丽的,而我却被眼前的浓妆的新娘吓坏了,简直比W莫愁还可怕,那艳红的口红,仿佛是未擦拭完的血液,那净白的脸,像是终日不见日月的脸,煞白煞白的,而眼圈却又是黑黑的,像是墓地中诈尸的女鬼,慢慢向我走来,我清醒过来,那一刻,我哭了,我哭着退向母亲,喊道:我不要嫁人,我不要嫁人。最终,我内心的另一个坚强完全击败了现在的妥协。我不待他们反应,便向山上跑去。没错,我要逃婚!
我发疯似的向后山跑,后面一大群人在追着,再这样下去,我迟早会被他们追上,在转弯的那一刻,我闪进了左边的小路,向祖屋方向跑去,然后在祖屋上厅的闲置的谷架后面藏了起来,眼睛盯着进来的小门,希望他们会以为我会一直向山上跑。

一会儿,我听见了脚步声,我打起精神沿着缝隙向外望去,只见父亲已经进了进来,只见他抽下腰带,说道,原来你躲在这里,看我今天不打死你,我一惊。以为父亲发现了我,没想到是父亲抽的是一根柱子。我想这地方还是蛮安全的,我可以看见外面,外边却很难发现我。我纳闷,为何父亲有这种举动,却听见又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原来母亲进来了。母亲小声对父亲说道,他们执意要问个明白,马上快进来了,怎么办?

“没办法,只能走一步算一步,只能希望他们不要进来”

“算了,你别打了,由他去吧”母亲故意向门外喊着。

然后他们便出去了。我竖起耳朵听着,听到父亲的抱歉。

“不行,我一定得问个明白”

然后我听见了一群人的脚步着,为不让父亲难堪,我已经从架子后面钻了出来,只见为首的正是她的父亲,只见他怒目而视,质问道:你当真不愿娶我家女儿?

我知道已经无法逃避,便磕着头说

“请原谅侄儿!”

她父亲抓住我头发,拖向神龛,问:

“看着你的列祖列宗,想好了,当真不同意?”

我感到一阵剧痛,抬起头,我舔了舔流到嘴角的血水,朗声道:

“就算是死,也决不答应”

“好,好,好……”

……

却听见有人喊道,不好了,新娘跳河了!

只见众人一愣,我立即飞跃而起,跑到河边,到桥边了,才听见有人喊道,那小子又跑了,快追,我心里冷笑,一群虚伪的人们,此刻不救人,却还追我做什么。我不会游泳,不过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便向着桥边的波浪中心一跳。

……

我把她捞起来,幸好发现得早,她吐了两口河水,便已经能坐起来,我叹道:

你又何若如此?

她答道:

你说的话,我都听见了,我问你,既然不愿结婚,为何又应下婚期?你到该底要不要我?

我注视着她,脑中闪过千种念头。却只留下了两个:

“要!”

“对不起,你放过我吧!”

我正想回答,却听见熟悉的铃声:我又被硬生生地拽回现实中?